党建思政
通知公告
学院动态
党建思政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党建思政 >> 正文
 

【学党史二十三】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——张漫萍

时间:2021-05-08来源: 郑州党史网 作者:admin 点击:

张漫萍,原名张复礼,河南荥阳县城西五龙砦村人,1910年8月9日生。父亲张乐道,塾师,老中医,为人和善。母亲张沈氏,家庭妇女,勤劳纯朴。张漫萍为长子,幼年体弱,父教以击拳,身体渐健。张漫萍进入县立高小学堂时,就立志献身报国,每天下学在腿上绑几斤重沙袋进行锻炼,晚饭过后便在窑顶土洞里点着油灯刻苦读书至深夜。1926年夏,张漫萍高小毕业后考入河南省立(洛阳)第四师范。在学校受革命思想影响,学习马列主义,很快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。蒋、冯、阎中原大战时,张漫萍满腔义愤,赴冯玉祥部政训处指斥他们是军阀混战,并同他们激烈辩论,胆识过人。张漫萍孜孜不倦阅读科学社会主义书籍,他认为中国要走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道路,必须打破旧世界,建立新世界。为此,他易名漫萍,立志以四海为家。1932年张漫萍学校毕业任教于荥阳县立初级中学。他不满现状,抨击当局,言论激烈。不久,他以上大学为名,摆脱一切羁绊,告别父母妻子,到北平宏大学院上学和从事革命活动。

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国民党顽固派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,一方面对日妥协投降,一方面加紧镇压革命人民。在国难当头,民族危亡时刻,张漫萍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,他参加游行示威,手持旗帜,高呼抗日口号。1932年7月他和冯基平、徐子荣、韩钧等组织游行示威,因叛徒告密,在北平天桥附近散发革命传单时,被敌人逮捕,他化名王若愚,被关在北平军人反省院。在这所专为关押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设立的特别监狱里,张漫萍经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严重摧残。他坐过老虎凳,敌人还以枪毙相威胁,妄图迫使他投降叛变。张漫萍把生死置之度外,坚定回答:“我抗日无罪!”经中共地下党的考察,1932年冬,张漫萍被批准由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,并成为狱中党支部成员。1936年夏,日寇加紧侵华,华北、平津危急。中共北方局为组织大批干部领导抗日运动,决定采取特殊策略手段,营救被捕入狱的同志。经请示党中央批准,9月经党组织积极营救,张漫萍等同志出狱。10月,北方局决定刘子久、王其梅、刘聚奎、邱少山和张漫萍回河南恢复和建立党的组织。下旬,他们与河南临时工委取得联系,回到河南。1937年1月,张漫萍等同洛阳豫西工委接上关系。“七·七”事变后,日本帝国主义向平汉线疯狂侵略进攻。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,同年9月,中共河南省委在开封重新建立,张漫萍任省委秘书长和中共开封市委书记兼组织部长。他以妻弟楚博家作省委机关,开展党的组织工作、抗日救亡运动及开封党的活动。他还以教书作掩护,发展进步力量,建立党的组织。1937年秋,省委为加强对豫东抗日救亡运动的领导,调张漫萍到西华具体做国民党西华县长楚博的工作。为使西华3000武装取得合法地位和各级政权与我合作,张漫萍以省委代表名义参加豫东特委,并任西华中心县委书记,直接领导西华工作。在西华,他以县政府秘书的合法身份进行活动,省委和豫东特委通过张漫萍将我党的政策转达给楚博,张漫萍为帮助楚博转变立场作出了特殊贡献。为加强党在西华的力量,张漫萍介绍豫东特委书记沈东平也到西华县政府任秘书,并安排住在县政府院内。接着又把西华县委负责人王子英调到城里,担任西华县抗敌动员委员会秘书,成为县抗敌动员委员会主任楚博又一得力助手。这时,省委和豫东特委集中力量,加紧开创豫东抗战新局面,使党的工作和抗日救亡运动得到很大发展。张漫萍利用工作之便经常和楚博促膝谈心,阐明我党抗日纲领和政策主张,指明抗日前途,终使楚博走上革命道路。后经特委负责人沈东平、张漫萍、刘作孚作证,楚博重新作了党员登记。

1938年初,张漫萍与王子英研究决定利用旧政权的基础,组织发动群众抗日和举办抗敌训练班。2月,抗日军政干部学校在西华县城内文庙举办。第一期学员为西华58个联保处主任和自卫队分队长及少数知识青年,约150余人。张漫萍代表县长楚博全面负责训练。他亲自制订教学计划,组织军事训练,确定政治学习内容,如抗战问题、民众运动、游击战术、革命作风等。一个多月训练结束时,还具体规定学员组织人和枪的任务,并要求分头落实。西华发动群众抗日救亡的情况,汉口出版的《新华日报》曾以“西华动员”为标题作了专题报道。肖望东同志从确山竹沟带领游击大队到敌后去时,途经西华在训练班住了几天,对西华抗日工作给予很高评价。彭雪枫同志以八路军参谋处长身份来西华时,楚博带领训练班教职员及部分县政府职员,到城西一里多欢迎,大街上贴着许多“欢迎八路彭处长光莅西华”、“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”的标语。彭雪枫在训练班向学员作了民众运动、统一战线和游击战术三个报告,并对当地党组织作了许多指示。

1938年4月19日徐州沦陷。党中央指示:“徐州失守,河南将迅速沦入敌手,我应准备向豫皖苏鲁四省发展。”“要发动大批的城市学生、工人、革命分子和党员到农村去发动群众,组织游击队,建立游击区,开展抗日战争。”河南省委立即将工作重点由一般抗日救亡运动转为武装斗争,并大力向西华派遣领导骨干和干部,要求西华迅速组织抗日武装。豫东特委立即着手在西华全力以赴组建抗日武装,创建西华抗日根据地。沈东平、张漫萍建议,要抗击日寇,必须任用抗日爱国人士。楚博按照张漫萍等建议,把全县4个区的区长全部换成共产党员担任,并委派一大批共产党员干部和进步人士接任联保主任。使全县4个区政权,58个联保处为我党控制。在一个多月时间里,西华就组成4个区团的武装约3000人,创建了我党领导下的西华人民抗日自卫军,楚博任司令,沈东平任参谋长。从此,西华被人们称为红色西华,成为邻近几县抗日救国的楷模,并受到彭雪枫将军的称赞。西华人民抗日自卫军以八路军、新四军为榜样建党建军,队伍迅速扩大到6000人,同时党在各区相继成立了中共区委,向各联保处派了民运指导员,大多数联保建立了党支部。西华抗日根据地的建立,不但为彭雪枫率部挺进敌后提供了人力物力支持,而且以武力援助了睢杞太地区党的斗争。

1938年6月,开封失守。张漫萍根据省委决定回到豫西,组建郑(州)荥(阳)密(县)工委,并任书记,领导抗日救亡运动。他带领大家在郑州西部、密县、荥阳、长葛、汜水、广武、新郑等广大地区积极开展工作。陆续建立了密县、荥阳、长葛等县工委和密县、荥阳两个中心县委,张漫萍亲自兼任荥阳县工委书记。11月将郑荥密工委改为郑荥密地委,席国光任书记,张漫萍等为委员,领导党员2000多人。其间他经常破衣烂衫,身背粪筐,深入山区农村发动群众。他时常和竹沟的河南省委秘密联系,派遣干部到教导团受训,培养抗日武装骨干。荥阳县抗日武装团队成立后,张漫萍任政训员,以公开身份向团队宣传抗日主张。在他的努力下,荥阳县举办了游击干部训练班。在南部山区成立农会、青年会、读书会等。他团结国民党上层爱国人士和地方开明人士共同抗日,并亲自作密县国民党县党部书记樊百泉工作,使其转变立场。经争取,樊百泉对我地下党在密县的活动做到了支持与合作,使地下党迅猛发展。郑荥密地区抗战形势的迅速发展,引起国民党顽固派不满,活动受到国民党当局和三青团的忌恨,特务不断暗中监视。张漫萍后被国民党县长下令驱逐,离荥阳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学习军事。根据党中央指示,豫西特委派他到彭雪枫领导的豫皖苏抗日根据地工作。1938年底,张漫萍参加彭雪枫领导的新四军游击支队,任第二总队一营营长。他带领全营官兵参加白庙战斗、窦楼战斗、“六·一”战斗等重大军事行动,都取得胜利。1940年10月中旬,部队在宿怀地区与日伪军激战三昼夜,取行重大胜利。之后,他又担任新四军作战参谋,泗(县)五(河)灵(壁)凤(阳)县委宣传部长等职,为豫皖苏边区的抗日游击战争作出了贡献。

1944年春,为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,党中央发出开展城市工作的指示。指出里应外合的思想是我党从大城市驱逐敌人的根本思想。9月,淮北区党委决定在蚌埠、徐州建立党的工作委员会,负责蚌埠、徐州及铁路沿线的城市和敌军工作。徐崇富任蚌埠工委书记(对外称淮北办事处主任),张漫萍任副书记(副主任)兼城工科长,组建工委。他抓紧建立机构、审查关系、培训内线、严格制度、严密组织纪律,并把富有经验和牺牲精神的干部打进敌人心脏,工作很快开展起来。

为瓦解敌军,蚌埠工委派遣大批人员打人敌军开展工作。1945年1月,张漫萍爱人李亦萍(当时任工委机关副书记)借生孩子之名和其母一起与张漫萍化妆进入徐州,向在原伪淮海省主席兼伪淮海绥靖公署主席郝鹏举部任职的赵舜卿(李亦萍之父)作策反工作。赵舜卿为他们的爱国正义行为所动,表示愿意效劳,并欣然承诺在其部队中安排我党秘密工作人员,并确定了具体对象即先郝鹏举,后吴化文。郝手下有3个师,3个独立旅,共2万余人。1946年11月在我军强大军事打击下郝鹏举部2万余人在徐州东北起义。后来吴化文也率部起义。经徐崇富、张漫萍等同志的长期艰苦努力,建立了包括市区内工委、总支部及所属支部30多个,领导秘密党员450余人。津浦路东西两侧较大据点、集镇和县城,几乎都有地下党的天系。敌伪军调动、行动意图,都被我地下党所掌握。

1947年国民党不顾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,发动全面内战,随即大举向我淮北革命根据地进攻。为保存实力,侍机歼敌,我解放军主力和大部分地方武装相继撤离。中共蚌埠工委书记张漫萍带领工委部分干部,随部队转移到泗南洪泽湖边打游击。由于淮北局势的再度恶化,张漫萍和其他留下的干部及地方武装2000余人进入洪泽湖坚持对敌斗争。这年夏,张漫萍肩负应付各种复杂情况变化的重任,再出洪泽湖。他身着黑色哔叽中山装,头戴呢子礼帽,以商人打扮,到淮南、蚌埠、宿县等地开展工作。他分别会见地下党负责人唐善贤、李振友、陈金龙、朱百里等,向他们传达淮北区党委的指示,通报情况、布置工作。他根据区党委决定,主持成立了蚌埠市工委,并就下一步工委的工作作了安排,市工委的建立使地下党在蚌埠的工运等工作,步入一个新阶段,为蚌埠的解放和城市接管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。

8月7日,张漫萍由宿县返回蚌埠途中,不幸被捕,并解往徐州。在火车经新马桥时,他突然奋力从车窗跳出,头脸摔伤,带伤穿过高粱地奔走数十里寻找我军。不料在怀远杨集遭遇国民党地方武装,又被捕解往宿县湖沟集。在湖沟遭到敌人严刑拷打,张漫萍坚贞不屈,大义凛然,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,他昂首怒斥敌人:“你们不要以为杀了我一个共产党员,就没有共产党了。共产党是杀不完的!革命是一定要胜利的!”当天夜里,党的好干部、好同志、好党员张漫萍,在宿县湖沟集东北的浍河南岸被敌人残忍地用绳子活活勒死,装入麻袋投入浍河。

1964年3月6日,安徽省人民政府追认张漫萍为革命烈士,对张漫萍一生给予高度评价。张漫萍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、战斗的一生、革命的一生、为人民谋利益的一生。他平易近人、关心同志、工作认真、热情待人、为人正直、作风正派。他意志坚强,不屈不挠,勇敢沉着,对党忠心耿耿。他是经验丰富的党的秘密工作者,是一名优秀的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。

来源:郑州党史网